Monday, March 06, 2006

Chinese News: 專訪》李安:不壓抑 怎會做這種片子

無數人欣賞李安的電影,更多人談論李安的人生。不過李安怎麼看自己呢?
問:在威尼斯影展得到金獅獎時,你曾說:「不悶,騷就出不來。」你一直是很壓抑的嗎?
李:因為我個性比較好,好人就壓抑,壞事做不出來,奔放的東西不見得是好的,所以常常會壓抑。像周星馳、金凱瑞的「無厘頭」,沒甚麼道理,很好笑,但我不太會做。
我從小就壓抑,在我的學習體系裏,評斷一個人,只有兩個條件,一個是成績好不好,會不會讀書;第二是孝不孝順。孝順我沒有問題,但,我成績不好,個子又很瘦小,所以很壓抑。
台灣整個文化就是很壓抑,一個少棒,台灣就瘋掉了。我們看到的東西常是壓抑的,台灣老是敗部、弱勢,所以我需要強勢來依靠。
問:你的太太相較之下是強勢的,和太太怎麼認識的?
李:我們在美國一起坐車去為台灣來的青少棒加油,她就坐我旁邊,我們交往了一段時間,時候到了,我就說:「我們結婚吧。」
問:你自約紐大學NYU畢業後,在美國六年沒工作,太太從來沒給你壓力過嗎?
李:很少,唯一的壓力就是她看我不做事時會說:「你做做甚麼事吧,不賺錢的也行。」我這個人,除了拍電影,行動力不強,她是行動派,想到甚麼就做甚麼。我現在如果坐在家裏不做事,她還是看不慣。
最好的idea是comes from nowhere(無中生有)的,忙的時候怎麼會想創作呢?所以我跟她很不一樣,看她實驗沒做成的時候,我會要她休息一下,老在那裏做沒時間想。
問:回顧過去,感覺你的靈魂是受苦的,這些會不會成為你很大的一個創作來源?
李:會啊,我創作時多愁善感。小時候我媽媽常說「你看葉子飄半天還不讀書」。
問:「斷背山」是你最愛的一部電影嗎?
李:其實我每部電影都愛,不是說你投入多就愛得多。電影拍完後,我就像導體一樣,對我而言就過去了。中間的空檔,我和老婆小孩在一起,管管花園,炒炒菜,無所事事,直到找到下一個目標。
問:「斷背山」讓滿多人感動得哭,未來想拍甚麼樣的電影?
李:我沒想過要讓「斷背山」催淚,我還特意把它這部分拿掉,它是很陽剛的愛情片。我也不是為了讓人家更痛去壓抑,原作寫得就是那個樣子,它是既愛情又西部。
我現在拍片,是要跟年齡賽跑。要我再想拍,一定要有熱情,有新的東西,武俠片不能掛羊頭賣狗肉,一定要打,要有新招式、新打法,但就像袁和平說的:「一個人兩隻胳臂兩隻手兩隻腿,還能打得怎樣?整天想新招,吃幾顆安眠藥都不能睡覺了。」可是,我若要拍就要有新的。

Visit Chinese news for more headline news in Chinese.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